TESCO“零碳消费”省钱之道

身为全球第三大零售商的TESCO认为,这场“零碳消费”革命成败的关键在于消费者,TESCO正力图让低碳产品和低碳生活方式成为最吸引人的,而不是最不受欢迎的选择。使绿色变得“易用、时尚、廉价、值得拥有”是TESCO想向世界传达的理念。

开车到市中心采购生活必需品是刘凡每个周末的必修课。在他的购物清单中,从肉蛋奶到米面油,再到软饮料、服装乃至洗涤用品,大多数商品都要经历原材料生产、半成品加工制造、成品包装,到物流配送、批发零售,再到消费者使用及回收处理等环节,碳排放过程几乎涵盖了每件商品的整个生命周期。

而研究显示,大众消费的供应链是碳排的最主要制造源,其直接或间接制造了75%的温室气体排放。因此,《京都议定书》形同一纸空文,“全球温度的升幅控制在2℃内”的目标变得遥遥无期。

全球第三大零售商英国TESCO在曼彻斯特大学投资2500万英镑建立的“可持续消费研究院”,专门研究如何在无需抑制消费的前提下,既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又满足人们追求更美好生活的诉求??“零碳消费”。

“运输车辆产生的碳排放量5年降低50%;250多家供应商提供的3600多种商品碳排减少30%;半价销售节能灯等价格因素鼓励消费者购买低碳产品。”在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峰会召开前夕,英国TESCO中国公司董事、副总裁庄南滨在接受CBN记者专访时这样解释了“零碳消费”的内涵。

作为首家明确提出要做零碳企业的零售商,TESCO认为,“零碳消费”这场革命成败的关键在于消费者。“我们必须使低碳产品、低碳行为和低碳生活方式成为最吸引人的,而不是最不受欢迎的选择。我们必须使绿色产品变得易用、时尚、廉价、值得拥有。”庄南滨强调。

国际碳信托研究机构一项调查显示,一罐普通的可乐饮料,其在销售环节中所消耗的碳,比它在原材料采集、制造、顾客使用、弃置以及再循环过程中所耗费的碳多出好几倍。

实际上,零售商成了碳排大户。商店和超市卖出的每一件物品在进入超市之前的制造运输和贮存过程中,以及卖出之后在顾客手中保存、使用的过程中,甚至在产品生命周期结束后的废物处理与再循环利用过程中都要消耗大量的能源,且排放出温室气体。

在接受CBN记者专访时,庄南滨详细展示了一家普通大卖场无处不在的碳排过程。“用于照明、空调、生鲜设备、办公设备的电能;用于吸收式空调主机、生鲜灶具、个别采暖设备的天然气;确保空调主机和冷冻冷藏设备正常运转的制冷剂;用于物流运输、办公用车、个别门店的冬季采暖所需的汽、柴油;个别门店的空调采暖所需的蒸汽;火车、飞机等因公出差而乘坐的公共交通工具所产生的碳排放等等。可以说,一家大卖场的运营过程就是不断消耗能源,产生大量温室气体的碳排过程。”庄南滨透露,2008年,TESCO中国平均每家门店一年的碳排放量为4600吨左右。

鉴于此,TESCO率先在英国开展了贯穿整个零售供应链的碳减排管理,力争从原材料采集、制造到配送、零售、消费以及废物弃置等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的各个阶段都减少碳排放,从而把企业自身的减排努力与整个供应链的减排集成起来,最大限度地扩大减排效果。

据介绍,TESCO从零售供应链的源头,即原料采集和制造过程就开始控制碳减排,目标是在2010年前,将旗下自有品牌和知名品牌产品的包装用料减少15%。“我们正在和250多家供应商就3600多项减少自有和其他品牌产品包装用料的技术进行合作。”

在运输物流环节,TESCO要求供应商的货车在完成送货任务后回程不空驶,而是继续向超市各门店送货,目前仅英国境内的TESCO物流车队已减少不必要的空驶里程超过800万英里。“2007年,我们为物流配送车队制定的目标是‘用五年时间,使每车货物的所造成的排放量降低50%’。到目前为止,我们整个业务范围内的排放量已降低了11.5%。”庄南滨说。

此外,TESCO还投资了280万英镑改装双层拖车,使这种车每次的货运量比通常用的货车最多可高出80%,这也意味着减少送货里程和减少碳排放量。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TESCO采取的另一项有效措施是尽可能地从当地采购货品,并尽可能采用陆地或水上运输,以降低空运污染。“因为空运中温室气体排放量是最高的,每运输一吨货物一公里就排放570克二氧化碳,而这个数字在海上运输中只有15.83克。”庄南滨解释道。

“这不仅仅是企业社会责任的表现;对于商业公司来说,节能减排、低碳式发展的实质价值在于节省成本。”庄南滨透露,以2009年1月,TESCO在英国曼彻斯特开设的一家节能环保卖场为例,在电、水、气等能源消耗量同比下降70%的同时,卖场运营支出也随之节省了48%,“在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之时,低碳战略大大降低了我们的经营风险。”

事实上,早在2005年,TESCO就开始积极筹划节能店,并于2005年12月在苏格兰迪斯开出了全球首家低碳环保店。随后,TESCO制定了阶段性营业目标:全球范围内以现有建筑在2006年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为基数,要求在2020年前碳排放量减少50%。“仅仅过了两年,我们的排放量就减少了13%。”于是,TESCO进一步提高营业目标:2007~2020年间,新建门店和其他建筑的二氧化碳平均排放量不得超过2007年前建成建筑的一半。

目前,TESCO在全球共有50多家节能店,其中中国有15家,英国有6家。能源总消费同比减少9.1%,比2007年减少了12.6%,相较2006年降幅更达20.5%。

今年10月16日,TESCO在SCI会议上宣布,将提供一种新的住宅能源和排放服务,为客户提供值得信赖的一站式解决方案,包括从隔热保温到生产住宅可再生能源以及将多余能源通过电网回售等方案。门店产生的100%废弃物被从垃圾填埋场里转移出来(每年约转移53万吨),那些过去当垃圾扔掉的废塑料经回收制成了手提厚纸袋,无用的鸡脂肪和烹饪油被回收制成生物柴油,“我们的运货卡车就是靠这些油跑起来的。这种再生能源最迟将在2050年全面取代汽、柴油,促使整个物流配送环节彻底实现碳的零排放。”

种种迹象表明,TESCO正从低碳时代迈向零碳时代。“我们位于曼彻斯特Cheetham Hill的门店比2007年标准门店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了70%。首家LEED认证白金级环保超市9月在美国开业。下个月,全球首家零碳门店将在剑桥郡Ramsey开业。到2050年,Tesco将成为一家零碳企业。”庄南滨认为,对一家零售企业来说,零碳消费意味着寻求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以及在整个商业领域寻找更加节能的方式,从而实现降低成本的间接盈利目标。

除了降低超市自身的碳排放量之外,在影响并帮助消费者拥有低碳生活方面,零售商开始与供应商合作,通过价格因素来鼓励顾客做出可持续性购买低碳产品的决策。

在SCI会议上,TESCO与“消费品论坛”其他成员一起发布了一系列原则和行动。共有19家企业共同认可了同一个测量碳排放量的方法,使其在与消费者沟通时使用通用的语言和方法。“当我们为消费者提供低碳产品时,我们应当共同合作,使消费者能够充分利用这些产品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量。”

据悉,签署此项协议的各方在全球拥有数十亿客户,营业额合计达7000亿美元。“低碳”视角将拓展至产品的整个周期,包括供应链中的一切环节,涵盖从产品的最初生产,到再次使用、循环使用或产品处理的整个过程。以至于在2020年前,大众消费的供应链中产品的碳排放量实现减少30%的目标。

作为先驱者,TESCO已经开始实施碳足迹和碳标识工作。“至今我们已经对114种产品进行了碳标识,包括灯泡、洗衣粉和最近完成的牛奶。今年,由TESCO进行碳足迹测量的产品将超过500种。我们的目标是在2010年2月之前给英国的总数在500种以上的产品贴上碳足迹标识。”庄南滨透露,“TESCO的碳足迹标签可告诉顾客该件商品的碳排放足迹,并提供给顾客使用及处置过程中如何降低排放的提示。”

在零售商与制造商的合力下,消费者对低碳消费的认同度随之升高。最新调查显示,半数以上的(54%)英国顾客明确表示,希望使用有低碳标识的产品,而去年这一数字为35%。

从价值认同到实际消费的跨越,很大程度上与价格因素息息相关。因此,低碳消费的成败关键还在于消除价格障碍。“实际上,消费者不会拒买价格合理的低碳产品。”庄南滨举例说,今年TESCO在英国门店开展节能灯泡半价销售的促销活动,短短一周时间的销量就超过了2006年全年的销量。

“我们的顾客告诉我们,他们希望更加环保地生活,我们希望使环保产品变得易用、时尚、廉价、值得拥有。”庄南滨坦承,零售商必须使低碳产品、低碳行为和低碳生活方式成为最吸引人的,而不是最不受欢迎的选择,“人们总是寻求更好的生活,我们要做的这‘更好’的生活就是‘低碳’的生活。”

当大众消费所产生的碳排放量趋于零时,刘凡的周末生活可能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景象:使用传统的发条闹钟,取代电子闹钟;不开汽车改骑自行车;在附近公园慢跑取代健身房的跑步机;用节能灯替换60瓦灯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